卖油娘与豆腐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59章

  刚割过了稻子,把粮税交了,官府忽然下令征集各村镇民夫,对旁边的官道进行彻底的休整。

  命令一下,众人都忙乱了起来。服徭役每年都有,今年修路、明年修渠,总是没断过。你不想去,可以,给钱就是了。

  修官道可不是小工程,平安镇所在的荣定县负责其中的一段路,就这一段路,也得征集不少民夫。

  按照往年的惯例,差役与里长一起到各村按照花名册征集民夫。各家各户,三丁抽一、五丁抽二,凡十三岁以上五十岁以下,皆算成丁。

  分了家的,各算各的,没分家的,都一起算。如梅香家,没有成年男丁,倒不用去服徭役。如叶家那样的,就得去一个了。

  有人为了不服徭役,分了家。但分家也有分家的弊端,朝廷征收户税,都折算在粮税里头。不分家,兄弟们混在一起,只算一户,分家后就各家都要交了。故而,不论你分家还是不分家,都是各有利弊。

  明朗还小,不算成丁,这次服徭役躲过了。叶氏心里仍旧免不了担心,过两年明朗长大了,到时候怕就是躲不过了。黄茂林家里只有两个成年男丁,也不用去了。再等两年,黄茂源大了,黄家就跑不掉了。

  如韩文富家里,儿子孙子一大堆,这回得去两个人。

  服徭役苦的很,一去几十天回不来。在那里吃不好睡不好,整日干重活,连个歇息的空档都没有。若是干活干的差了,轻则挨骂,重则还要挨打。

  为了防止大部分人拿钱买徭役,县衙把标准定的高,一个人二两银子。你不去可以,交二两银子,官府花钱另外雇人。有一些男丁多的人家,除了抽去的人,另外还有人报名,可以多挣钱。

  但官府并不会把那二两银子都给新雇来的民夫,能得个一半就不错了。按照那些差役的说法,给一半是正常价格,另外一半是缴纳的罚金。至于罚金最后到哪里去了,百姓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  韩家岗一下子少了不少壮丁,剩下的人仍旧在家里准备过一阵子种麦子和油菜。

  梅香家里春上积攒了不少油菜籽,虽然生意好,消耗的快,后来又有许多人家陆续送来了许多,总是没缺过。

  荣定县背靠群山,官道路过这里时,也只能绕着山走,平安镇不远的地方,正是官道的一个拐点。

  这条官道原是前朝时修建的,被弃用了这么多年。也不知怎地,忽然又要启用。百姓们不懂,只知道官道一旦修好了,南来北往的客商会越来越多,平安镇在官道拐点上,必然又要繁华起来了。

  如赵老板这样的人,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大干一番。如黄炎夏兄弟这样的,也在思索以后如何处于不败之地。

  梅香家里的油坊客人络绎不绝,叶氏暂时还想不到那么远。家里都快忙不过来了,她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开疆扩土了。

  等早晚开始穿夹衣的时候,官道终于修好了。

  叶氏等人隔天上街,渐渐发现偶尔会

  有陌生人到镇上采买吃食和草料。有一些眼睛毒的人闻风而动,镇上的面馆忽然又多了一家。渐渐的,竟然又开了一家小饭馆,只卖一些家常饭菜,价格不贵,好吃管饱。

  路过的客人可不就是想吃口热乎的家常菜,他家生意顿时火爆了起来。

  这一日,又在街上。

  天阴,刮起了风,叶氏和梅香多穿了一件衣裳,倒不觉得冷。

  梅香见一些陌生人牵着马匹进了街口那家小饭馆,心里思绪不断。

  她小声和叶氏商议,“阿娘,新开的这家饭馆和那几家面馆,每日需要不少东西呢。米、菜、油,这几样,咱们家都有富余的。与其等到每年卖给县里的粮商,还不如自己想办法处理了,省得被粮商们压价。”

  叶氏看了她一眼,“你又想作甚?”

  梅香笑了,“阿娘,咱们去跟那几家商议商议,我们可以给他们送菜送油,比市价低一些,但量要大。若能吃下这几家,咱们以后就轻省多了。”

  叶氏想了想,“送菜倒是可以,菜籽油也要送?如今余家也不怎么干了,还不都是到咱们家来。”

  梅香摇头,“阿娘,咱们这独家生意能维持多久呢?一年?两年?要不了多久,没有余家,也会有旁人家来分一杯羹。您看,路过镇上的外地人越来越多,我估计还会有别的店开门。咱们占个先,一家家谈下来,以后成了老主顾,就算有人重新开油坊,咱们家也能稳如泰山。”

  叶氏听女儿这样一说,觉得有道理,“那要如何去谈呢?”

  梅香见对面的黄茂林正闲着,冲他招了招手,黄茂林立刻过来了。

  梅香把想法跟他一说,黄茂林仔细想了想,重重地点头,“婶子,这样倒是使得。咱们一起去,你们家送菜,我家送豆腐。能送上门,总比他们自己来买要方便些。婶子,等以后这里的人越来越多,怕是旁边镇子上的油坊和豆腐坊都会往这边来。咱们真的趁着现在,赶紧多谈下几家,多些大主顾总是好的。咱们先去和那家饭馆谈,他家每日要用不少菜呢。若能谈妥了,再去和剩下的面馆谈。”

  叶氏皱紧了眉头,“那何时去说合适呢?”

  黄茂林搓了搓手,“婶子,你等我把豆腐卖完,咱们两个一起去,让梅香在这里看着。”x6770x7c73x54d2

  叶氏本能地有些惧怕到外头谈这些事情,但形势比人强,她如今又比较信服女儿女婿的话,只得点头,“好,那你先回

  去,等会子咱两个一起去。”

  梅香看出了叶氏的忐忑,忙安慰她,“阿娘,你到时候只管在一边敲边鼓,和店家商谈的事情,交给茂林哥。到最后,茂林哥若问您的意见,您有意见只管说,没意见的话就点个头,有个大人在,店家也能更放心一些。”

  叶氏点了点她的额头,“我晓得了,都听你们的。”

  梅香咧嘴笑了,“没有阿娘,我们也谈不成的。”

  等黄茂林忙好了之后,立刻过

  来找叶氏。梅香家的油都卖完了,就剩一些菜了。

  梅香想了想,从中间捡出几样菜,用篮子装好,“阿娘,不管这回成不成,您把这些菜送给他,落下个人情,以后也好说话。”

  叶氏接过了,“你说的有道理,那我们先过去了,你这边要是有事情就叫我们。”

  梅香点头,叶氏带着黄茂林走了。

  到了路口那家小饭馆之后,黄茂林先找了店老板,“王大叔忙呢,生意兴隆呀。”

  王老板是王家坳的人,也认识黄茂林,笑着和他打招呼,“黄少东家来了,豆腐都卖完了?”

  黄茂林咧嘴笑,“可不就是,今儿您去买了那么多豆腐,托您的福,我比往常早一些卖完了。”

  王老板正在忙着切菜,见黄茂林带着韩家娘子过来,知道这二人必定有事。

  他又和叶氏打了招呼,“韩娘子来了,快坐。都忙完了?晌午别回去,在我这里吃顿便饭。”

  叶氏笑着把篮子里的菜拿出来放在旁边的案板上,“王老板新开的店子,我也没有什么贺礼,这几样菜,给您晌午招待客人。”

  王老板忙放下菜刀,“哟,韩娘子太客气。我还说请您吃晌午饭呢,您倒先给我送菜来了。”

  黄茂林趁机说道,“王大叔,您这里每日得用不少菜呀。出去买菜也得忙活一阵子吧,还得占用个劳力。”

  王老板脑袋转了转,忽然就明白了黄茂林的意思,“可不就是,才开张,万事都还没个章程,每日忙乱的很。”

  叶氏不好什么事情都退给女婿,也开口和王老板商议,“王老板,您晓得我家里一直在这里卖菜卖油。我看您生意这样好,就想与您商议。我以后每个集给您送些菜,比市价便宜一些,您这里的菜都包给我可行?另外,您用的菜籽油,我也可以成桶地卖给您。我女婿家里的豆腐就更不用说了,您这里每日都少不了的。我们是诚心来的,您若有意愿,咱们可以仔细商议商议。”

  王老板呵呵笑了,“韩娘子说的不无道理,只是,我这里要的种类多,您家里什么菜都有不成?”

  叶氏想了想,“王老板,旁的不说,凡是平安镇有的菜品,我家里定然是都有的。您只管放心,就算我没有,我从别人家进,也保证不会多问您要钱。镇上的冯家和汪家,这一年多以来,每个集都是我给她们送菜,从来没争过一句嘴。不是我自夸,我家的菜,论品相论价格,在这几条街上,都能算得上好的。”

  黄茂林也跟着说道,“王

  大叔,我婶子做买卖您还能不晓得,从来不坑人,不多占主顾一文钱便宜。如今平安镇就韩家一家油坊了,这菜籽油一文钱价格没涨,就这品行,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  正说着,王太太来了,听说叶氏两个来的意思后,仔细问了问价格,立刻拍板做主,让叶氏每日给她送哪些菜,一个月又定了一些菜籽油。叶氏当场和王太太说定了价格,从下个集开始送。

  说过了菜,王太太也从黄茂林这里定了一些豆腐,逢集多一

  些,背集少一些,但都要送上门,豆腐可不比菜,必须是当日新鲜的。

  那头,梅香正焦心地等待着,心不在焉地把最后剩下的一些菜都处理了。过了好久,忽然见到叶氏又带着黄茂林回来了。一看二人的神色,梅香就知道办妥了。

  “阿娘,茂林哥,如何?”

  叶氏笑着点头,“说定了,后天就给王家饭馆送菜送豆腐。走,回家。”

  回家的路上,叶氏非常高兴。能多的一份稳定的收入,总比娘儿两个坐在街上白等要强。

  这还只是王家饭馆,还有两家面馆呢,以后说不定会越来越多。

  叶氏忍不住感叹,“这官道修得好啊,以后咱们镇子好多人家怕是都能过上好日子了。”

  梅香也点头,“阿娘,机会来了,就看谁能抓得住了。这个路子既然可行,咱们得尽快都拿下了。我听茂林哥说,有人想在这里建客栈呢。”

  叶氏吃了一惊,“客栈?那得投入多少钱?哪里有那么多客人呢?”

  梅香摇头,“我也不晓得,茂林哥也是听了一耳朵,具体是谁想干我们也不知道。若真有人建客栈,里头定然也会做吃食。阿娘,咱们可得抓牢了。客栈啊,这可是大主顾。”

  叶氏思绪有些恍惚,若是当家的还在,定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梅香可真像当家的,这般机敏。

  娘儿两个回家后,叶氏在家做饭,梅香去韩敬奇家里把兰香接了回来。

  最近一些日子,因为天又要变冷了,叶氏早上走的时候见兰香还迷迷糊糊的,就把她放到了韩敬奇家里。

  兰香渐渐熟悉了二伯家,也愿意和莲香姐姐和明尚哥哥玩。她已经习惯了阿娘和姐姐早上出门晌午回来,她在二伯家玩一阵子时间就过去了。

  梅香到二房的时候,兰香正坐在小板凳上和明尚一起玩,见到姐姐后,立刻就冲了过来。

  梅香抱起妹妹,和周氏等人打过招呼,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块芝麻糖片,给几个孩子一人分一块。

  别过二房人后,梅香带着妹妹回家了。

  叶氏让梅香烧火,一边做饭一边和她商议事情,“过一阵子春香要出门子了,我看你大伯大娘还没开始给她置办嫁妆呢。”

  梅香撇撇嘴,“我听莲香说,大娘准备了三四床被子,给春香姐姐做了几身衣裳,陪嫁两个箱子,多的没有了。”

  叶氏愣住了,“春香的婆家可是下了二两银子的聘银的,还有那么多吃食呢。这些东西才值几个钱?

  ”

  梅香摇头,“阿娘,大伯大娘做主,咱们不好说什么。”

  叶氏叹了口气,“春香这丫头也是可怜,还不如她姐姐秋香。”

  梅香问叶氏,“阿娘,春香姐姐出嫁,咱们家送什么添妆?”

  叶氏摇头,“到时候看你二伯娘,咱们跟着你二伯娘就是了。”

  梅香忽然笑了,神神秘秘地对叶氏说道,“阿娘,不若咱们把添妆送厚一些,就等到春香姐姐出门那一天给。到时候

  大伯娘总不好再抠下来,东西都成了春香姐姐的。等到以后咱们两家再有事情,大伯娘总得回礼呀。”

  叶氏顿时笑了,“你总是有这么多促狭的主意,给春香多些添妆我倒不是不舍得,她是个好孩子。只是,咱们这样干,你大娘背地里就要骂咱们了。多给添妆你大娘高兴啊,可都落到春香手上,她肯定不高兴了。”

  梅香哈哈笑了,“阿娘,我管她高兴不高兴呢。咱们就算把家业全部送给大伯大娘,他们肯定也是不高兴的,还说我们送的迟了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卖油娘与豆腐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终极领域只为原作者青云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上并收藏卖油娘与豆腐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