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油娘与豆腐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么多年以来, 叶氏习惯了大女儿就在自己身边,这仿佛是她最坚强的后盾, 随时能推她一把。

  这几年女儿搬到镇上后, 母女俩虽说不在一个院子里住着, 几乎天天没有断了来往, 叶氏也习惯了家里有大事时问询一下大女儿的意见,不像别人家,只把出了门的姑奶奶当做客人, 家里的事情再不许沾手。

  梅香又何尝不是呢,出阁之前,她与叶氏是母女、是至交、是彼此的臂膀。成婚之后, 无论是她生育、搬家还是抚养孩子,每一件事情都少不了叶氏的参加。

  正是因为有叶氏的照看,才弥补了梅香没有亲婆母帮衬的缺憾。

  虽然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,知道娘家人迟早要搬到县里去,等到这一天来的时候, 梅香依旧惆怅万千。

  叶氏的行李收拾了一半儿,跑过来看大女儿,母女俩坐在屋里一起说话。

  梅香主动问叶氏, “阿娘, 行李都收拾好了?”

  叶氏摇头,“还差一些,只把一些细软带走,粗笨的东西一样不带, 逢年过节我们还要回来呢。等你弟弟们都成了亲,若是我在县城住不习惯,我也可以回来住。”

  梅香笑了,“怎么会不习惯,阿娘去了县城,是县丞大人家的亲娘,除了县太爷家的女眷,满县城的妇人都来奉承您,换做是我,我就赖在那里不走了,整天听人吹捧,日子快活着呢!”

  叶氏也被逗笑了,笑过之后又悄悄问梅香,“你们就打算一直在平安镇住吗?不想搬到县里头去?等孩子们大了,我说句不好听的话,县里的学堂也更好一些,孩子们说亲事,能挑的人家也更多。”

  梅香想了想,“阿娘先去,我们以后再说,这边产业太多,一时半会走不开。”

  叶氏点点头,“我搬家容易,拎着个包袱就能走了,家里的油坊以后就托付给你了,你愿意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,你若不想干,咱们就停了这份营生也行。”

  梅香摇头,“这是阿爹的心血,肯定不能停。阿娘只管去弟弟们那里,家里有我呢,我隔一阵子就把分红送去给您。”

  叶氏急忙摇头,“那哪成,油坊给了你,以后就是你的了。我们一

  分力气不出,怎么还能分钱!”

  正说着,黄茂林回来了,在院子里听了一耳朵,进门后先给叶氏问好,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在一边。

  “阿娘,油坊毕竟是韩家的产业,若被我们占了,会不会说出去不好听?”

  叶氏安慰女儿女婿,“不用怕,族里人如今都靠着你七爷爷的砖窑过日子,咱们家的油坊,多少年他们都没占到便宜,早就死心了。再说了,我说句诛心的话,你们四叔已经辞了书吏的差事,到府城读书去了,族里那些和我们家交好的,自然不会管我的家事,那些红眼病看着你弟弟们如今起来了,谁敢说二话呢。你们只管接着,万事有我呢!”

  梅香又忍不住笑了,“阿娘如今派头可足了,跟那富贵人家的太太们像极了!”

  叶氏摸了摸旁边摇篮中泰和的小手,“这都是你该得的!”

  黄茂林与叶氏商议,“阿娘,既然油坊给我们操持,我把它换个地方可行?弟弟们如今都做了举人,家里放着个作坊怪不像样的。我把作坊挪走,阿娘把里面清一清,多几间屋子,以后逢年过节回来,两个弟弟拖家带口的,住的更宽敞一些。”

  叶氏问黄茂林,“你预备把油坊开在哪里?你们家也放不下呀。”

  黄茂林回道,“阿娘不用操心,我另外找个地方专门建油坊。除了建个专门的油坊,我还想请个合伙人。”

  梅香看向黄茂林,“为甚要请合伙人?我们请两个伙计帮着干不行?”

  黄茂林笑着看向梅香,“有了合伙人,我就可以当甩手掌柜呀!”

  梅香顿时笑了,“有几个人能像发财哥那样可靠呢!”

  黄茂林问叶氏,“阿娘看明辉哥如何?”

  叶氏不假思索的点头,“明辉这孩子很不错,榨油的事他也略懂一些,是个靠得住的。”

  梅香嗔怪黄茂林,“自己偷偷一个人琢磨这么多事情,也不跟我说一个字。”

  黄茂林立刻赔笑,“你整日带孩子辛苦,哪里还用你操心这些事情。你不用管,你只等着花钱就行。”

  梅香见叶氏在这里,也不好意思和黄茂林说笑,只得打住了话题。

  叶氏见女儿女婿和谐恩爱,心里非常高兴,“茂林,你想怎么干都行,

  不用跟我说,这油坊我就彻底给你们了,明儿我就把它转到梅香名下。”

  说过了油坊的事情,叶氏又开始说田地,“我本来想托付给你舅舅的,想来想去,还是托付给你们我最放心。一来茂林人面广,在平安镇名气大,这二来,你舅舅家也没收过田租,怕是做不好。你们放心,你们只管平日里略微帮我照看一下田地就行,等春秋两季收田租的时候,我打发人回来。明朗在县城里买了两房人,若有可靠的,到时候我时常使唤人回来传话。等以后你们要是也去了县城,我再找旁人也使得。”

  黄茂林点头,“阿娘放心,田地我帮您照看着。阿娘和弟弟们在县城里落了脚,以后我再去送货,正儿八经也算有个地方住了。”

  叶氏也连忙嘱咐黄茂林,“可不就是,以后去了县城,一定要去看看我们。若是家里不忙,梅香也要时常去。”

  叶氏在大女儿家絮絮叨叨说了许久,兰香一直坐在一边陪青莲玩耍。

  等叶氏说够了,梅香又拉着妹妹嘱咐了她半天,让兰香去了县城多和官家小姐们来往,不能把书本丢了,多孝敬阿娘,屋子里的一些杂活不要再自己动手,别惯着丫头上头。

  兰香不停的点头,也叮嘱姐姐姐夫要照顾好身子骨,有空了就去县城。

  青莲舍不得二姨,抱着兰香不肯撒手。

  黄茂林抱过女儿亲两口,“我的乖乖,不用急,早晚阿爹天天都能看见外婆和二姨。”

  叶氏立刻惊喜的看向女婿,“茂林,有你这句话,我可就等着了。”

  黄茂林笑着点头,“阿娘放心,迟早的事。”

  叶氏也不多问,得了这句保证之后,带着兰香欢欢喜喜的回去了,把东西收拾好了之后,留了把钥匙给梅香,跟着县城里明朗打发来的人一起走了。

  叶氏走的头两天,梅香很不适应。她每天一大早去那边照看油坊,招呼上门的客人,看到整个后院里空无一人,梅香的心里也感觉空荡荡的。

  黄茂林知道梅香难受,加紧步伐盖新油坊。

  黄茂林另外买了一小块离家不远地皮,盖了个小四合院儿,正房耳房厢房和倒座房都有。

  倒座房一共五间,一间门楼,一间做存油和招呼

  客人的地方,另外三间做油坊。两间西厢房做库房,至于东厢房和正房以及两间耳房,先留着。

  建好了地方之后,黄茂林先从韩家把能搬的东西都搬过来,然后在新油坊门口放了两挂鞭炮,告诉大家韩家油坊换个地方。

  换好地方之后,黄茂林立刻去韩家拜访韩敬奇父子,韩敬奇一家热情的接待了黄茂林。

  黄茂林与他们客气两句后,单刀直入说明来意。

  二房人都愣住了,韩明辉头一个反应过来,“茂林,三婶既然把油坊托付给你们,如何又要寻合伙人?”

  黄茂林也不瞒着他们,“我家里的豆腐坊就够我忙活了,油坊里琐碎的事情也多,我实在抽不开功夫单独去管它。自从岳父过世,梅香一直吃苦受累。如今家里稍微有些起色,我也不想让她在整日泡在油房中拼命,才想寻个合伙人。新油坊我已经盖好了,东西也备齐了,我家里有毛驴,磨菜籽的时候只管去我家里牵,若再买一头,一来油坊里放不下,二来照看起来也费事。”

  韩明辉听罢后,看向韩敬奇和周氏。

  韩敬奇沉默了半晌,“茂林,你让明辉去给你帮忙我不反对。头先我们也时常帮着榨油,但合伙人的事儿就别提了。榨油的手艺是你岳父传下来的,盖新油坊我们一文钱没出,做伙计也就罢了,岂能做东家。”

  黄茂林笑了,“二伯,我也不瞒您,我的迎宾楼您是知道的,从盖起来到现在,我就没管过,都是我张大哥在替我管。如意坊也是一样,有我阿爹和叶家舅舅照看。如今这油坊,我也想用同样的法子。明辉哥去帮我照看,房舍我都预备好了,二伯一家子都搬过去也能住得下。油坊挣了钱,咱们三七分。”

  韩敬奇又想了想,“迎宾楼里,你和张发财是如何分的?”

  黄茂林不意韩敬奇会问这个,犹豫了一下之后仍旧说了实话。

  韩敬奇立刻说道,“那我们也二八分!”

  黄茂林想了想,也答应了,若是韩明辉干得好,逢年过节给他封个红包也是一样的。

  韩敬奇又问黄茂林油坊还剩几间屋子,问清楚了之后,对韩明辉说道,“你先带着你弟弟去干,若是能干的好,就给茂林帮忙,若

  是干不好,就早些回来。”

  韩明辉点头,“阿爹放心。”

  黄茂林又在二房逗留了一阵子,婉拒了韩敬奇一家子留饭的邀请,趁着天黑之前回了家。

  梅香刚把泰和哄睡着,正在和青莲说话,慧哥儿在西屋里读书。

  见黄茂林回来了,梅香连忙让张妈妈端上晚饭,又叫了慧哥儿出来吃饭,“我还以为你要在二伯家吃夜饭呢,正在想要不要等你,可巧就回来了,再不回来我们就先吃了。”

  黄茂林洗了洗手,先轻轻摸了摸泰和的小手,又抱着女儿一起坐到了饭桌上,“等吃过了饭天都黑透了,明儿早上还要磨豆腐呢,我岂会在那里过夜。”

  张妈妈和细月一起端上了晚饭,梅香给黄茂林盛了碗稀粥,“事情说的如何了?”

  黄茂林点头,“说妥了,二八分。”

  梅香又给孩子们一人盛了一碗稀粥,“明辉哥是个可靠的,就是待人接物上头,还缺了些机灵,你先带一带他。”

  黄茂林一边从菜盘子里给青莲夹了一块鱼肉,又帮女儿把刺挑了,一边回答梅香,“你放心吧,我们说好了,明儿他们兄弟就过来。哦,明天开始,张妈妈每顿多做些饭菜,让细月或是大福给他们兄弟送一日三餐。等过一阵子他们能彻底接手,再把嫂子接过来。”

  梅香点头,“我晓得了。”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卖油娘与豆腐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终极领域只为原作者青云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上并收藏卖油娘与豆腐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