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油娘与豆腐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92章

  一眨眼就到了九月底,这期间,明盛不出所料过了府试,名次也不差,但院试两年一次,要等到明年才能参加。

  此时,叶氏忽然变得异常忙碌,无他,因为明朗要成亲了。

  叶氏去年与秦家商议,今年十月间娶玉茗过门。当时两家议定下,秦家会提前派秦玉炔夫妇送玉茗回来。等成亲前几日,秦家夫妇带着幼子再赶回来。

  至于玉茗的嫁妆,首饰细软之类的,秦太太早已预备好。一些粗笨的家伙,直接到平安镇买现成的。

  秦太太已经决定,大致给玉茗陪嫁几样家具就行了。韩家也不缺这些东西,有多余的钱财,秦太太在荣定县城里给玉茗买了一间铺子,一年单收租子也有个十几两银子。镇上的房子也做玉茗的陪嫁,韩家白用了这几年,就算给租子也有不少呢。

  因两家连着亲,秦家再不肯要租金,叶氏只能把聘礼置办得厚一些。

  秦家离的太远,叶氏去年带着明朗过去的时候,把韩敬奇父子也一并叫去了。叶氏就在当地,花钱置办了聘礼,请人一并送到秦家去。

  至于秦家后面如何发嫁,这是秦家的安排,叶氏并不过问,她只管准备好自己这边的事情。

  考虑到秦家的亲戚都在外地,成婚当日,女方家并不在平安镇办酒席。秦先生当初在平安镇,也结下了不少善缘。荣定县也有他的几个师兄弟,到时候请了这些人一起送亲,人虽少,身份都不差,也算体面。

  叶氏提前把新房准备好,原来明朗和明盛一起住在东厢房,西厢房空着的,正房西屋是兰香住着呢。

  叶氏本想让兰香搬到西厢房,把正房西屋留给明朗做新房。

  明朗却提出了自己的意见,“阿娘,何苦让妹妹搬来搬去。直接让明盛搬到西厢房,我仍旧留在东厢房。正房西屋只有一间,东西多了也铺陈不开。东厢房有三间呢,一间做卧房,一间做小客厅,剩下一间做书房正好。”

  叶氏有些犹豫,“你是长子,住东厢房原也说得过去。只是你阿爹不在了,你如今是一家之主,我一个人占着正房,到让你们用厢房做新房,这也说不过去。”

  明朗忙起身,先给叶氏鞠个躬,“阿娘切莫说这些话,没有阿娘哪里来的儿子。就算阿爹不在了,这正房永远都是阿娘的。妹妹还小,西厢房那么大,妹妹一个人住在里面空荡荡的。让她跟阿娘一起住在正房,我们也能放心。阿娘放心,我明儿给先生家去一封信,说明缘由。”

  叶氏仍旧摇头,“不行,还是用正房西屋给你们做新房。我想过了,你们兄弟还小,将来说不得还能再往前进一步。到时候你妹妹说的人家定然是体面人家,而且,秦先生家里是有丫头的,等玉茗过来了,说不定会有陪嫁丫头。我准备明儿也买个小丫头放屋里,让她陪着你妹妹睡。”

  明朗只得作罢,听从叶氏的安排。

  过了几日,叶氏果然从人牙子那里买了个七八岁的小丫头。这小

  丫头家里姊妹众多,父母养不活她,才把她卖了出来。

  丫头原名叫麦芽,叶氏也没给她改名,算是留个念想。

  叶氏让麦芽陪着兰香住在西厢房,明盛仍旧留在东厢房,明朗搬去了正房西屋。

  叶氏又把原东厢房的书房搬到了前院儿,以后兄弟二人长大了,各自娶妻,一人弄一间书房占地方,共用内书房也不大合适,索性搬到前院去,弄一个大的外书房也就够了。

  秦太太当日与叶氏说好了,因路途太远,不给玉茗陪嫁太多粗笨的嫁妆,新房里的床和衣柜什么的,都让叶氏预备。

  叶氏提前就找了黄炎斌,打了一张新床,一个八开门的衣柜,一张塌,一套梳妆台和梳妆椅,两个五斗柜,这几样东西顿时把新房里都塞满了。

  新房准备好了之后,叶氏又马不停蹄的准备酒席的事情。

  还没等她准备好,秦玉炔夫妇送玉茗回来了。

  当日一大早,明朗仍旧如往常一般教孩子们读书。半晌午的时候,外面忽然传来声响。

  他让学生们好生读书,自己出去迎接秦玉炔夫妇和玉茗。

  秦家三人坐了一辆骡车过来,带了一个丫头,车上面还带了两个箱笼。

  明朗赶忙上前付了车资,抱拳行礼,“师兄,大嫂,玉茗妹妹。”

  秦玉炔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好样的,一个人把学堂打理的有声有色。”

  说完,秦玉炔打头往屋里走,其余人跟在后面。

  明朗看了一眼玉茗,对她温和的笑了,“妹妹一路辛苦了。”

  玉茗有些羞涩,把脸扭到一边去了,“你独自一人打理学堂,你也辛苦。”

  秦大奶奶笑着打岔,“这房子我们住了多少年了,得亏有妹夫在这里看着,不然坏起来可快呢!”

  几个人说着就往屋里走,韩家已经提前把屋子都收拾干净了,秦家人来了就可以直接住下。

  学堂都在前院,叶氏平时做饭最多只用一下后院的厨房,其余房屋韩家母子从未动过。

  秦家兄妹到来,学堂里原来的一些学生闻声而动,都跑过来和大师兄打招呼。

  秦玉炔走了好几年,一看这些学生们,有认识的,也有新面孔,心里也很高兴,“几年不见,你们都长大了许多。我听说这两年有好几个人过了县试和府试,好生读书,大好的前程都在等着你们!”

  学生们和秦玉炔以及明朗在正房里说话,秦大奶奶带着玉茗去了西厢房。

  叶氏正在家里准备午饭需要的菜,等她带着兰香过来之后,听说秦家兄妹来了,立刻喜形于色。

  学生们已经去学堂读书了,明朗也跟了过去,后院只有秦家人。

  叶氏一进垂花门,秦家丫头立刻发现了,忙去禀报大爷大奶奶,秦家兄妹一起出来给叶氏行礼问安。

  叶氏问过秦先生夫妇,玉茗要给叶氏帮忙做饭,叶氏急忙拦住了她,“好孩子,你的心意我都知道。只是你

  们一路奔波,这会子正累着呢,赶紧去歇息会儿。你想给我帮忙以后有的是机会,不差这一天两天的,有兰香给我打下手呢!”

  玉茗看了一眼兰香,“妹妹长这么大了!”她又看了看后面的麦芽,有些奇怪,不知如何称呼。

  叶氏笑着解释,“这是麦芽,我才买的丫头,乖巧听话的很。兰香一个人住西厢房,我怕她害怕,特意买个丫头陪她。”

  玉茗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小姑子的丫头,只对着麦芽笑了笑。

  时辰不早了,叶氏带着兰香去厨房做饭。秦家兄妹才来,今儿晚上韩家必定要请他们吃顿饭接风。晌午饭就算了,学堂里都是学生,秦家人一贯主张和学生们吃一样的饭菜。

  到下午的时候,叶氏把家里厨房翻了一遍,只有些肉,豆腐可以去梅香家里买一些,再杀一只鸡,鸡蛋也有,上午周氏送来的蔬菜还剩下许多,光这些也不够呀。

  叶氏去了梅香家里,弄了好几样豆腐,见梅香家里养了一条新鲜鱼,也一并拿了过来,还强行给了梅香钱。临走的时候一再跟梅香和黄茂林说,晚上去她家吃饭。

  把女儿家搜罗了一遍,叶氏又从左邻右舍借了许多菜。菜色准备好了后,又让麦芽去买了一坛酒回来。

  叶氏仔细计算,晚上把女儿一家三口请过来,小柱也带上,再加上自己家和秦家人,一起热热闹闹吃顿饭。

  梅香也正在家里和黄茂林说话,“秦家在这边也无亲眷,也只能我们给他接风了。明朗和明盛在学堂里,家里全指望阿娘带着兰香操持,等会子我们先过去,帮着干些杂活。”

  这些小事情黄茂林全听梅香安排,两口子早早的过去了,梅香把慧哥儿交给小柱,系上围裙就下厨房帮叶氏做饭。黄茂林拿起扫帚,把韩家里里外外都扫得干干净净。

  兰香带着麦芽把堂屋里桌椅板凳擦得一尘不染,又把晚上要用的杯碗盘碟都准备好,洗的干干净净,然后送到厨房交给叶氏。

  梅香正在把鸡肉放到锅里焯水,看了一眼麦芽,“阿娘,你买个丫头花了多少钱?”

  叶氏见麦芽走远了,小声回答女儿,“还不到三两银子!”

  梅香却叹了口气,“好好的一个人,还没牲口值钱,到哪里去说理呢!”

  叶氏问梅香,“你要不要买一个?这些小女娃,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,父母心气儿不顺时,不免时常打骂。有时候被卖了出来,虽说骨肉分离,好歹能逃一条命。看她年纪这样小,我连大声话都没跟她说过。”

  梅香笑了,“我不买,家里有小柱给我帮忙,我能忙得开。再说了,明朗身上有功名,买个丫头也能说得过去。我要是跑去买个丫头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要给茂林哥买个小老婆呢!”

  叶氏笑着骂女儿,“胡说,茂林多好的人,你可不许编排他!你要是忙的过来也就罢了,等以后孩子多了,小柱的契约满了定然要回家,到时候你再买也行。”

  母女两个一边做饭一边说着闲话,梅香来的时候穿的是

  干净衣服,叶氏给女儿找了一件自己的旧衣服给她穿,等会子做完了饭再换回来。

  学堂放学之后,明朗兄弟和秦家人一起回来了,叶氏和梅香也做好了饭菜。

  明朗见黄茂林抱着慧哥儿在院子里玩,忙上前打招呼,“姐夫来了,这是我大舅兄。师兄,这是我姐夫,原来多次陪我参加过考试的。”

  因黄茂林抱着孩子,秦玉炔先冲明朗摆手,“不用你说,我自然记得黄掌柜。原来在府城,咱们住过一家客栈的。”

  说完,又冲黄茂林拱手,“黄掌柜好,几年不见,听说黄掌柜越发有本事了。今儿为了我们,倒劳动您了!”

  黄茂林把孩子递给小柱,也拱手还礼,“秦大公子好,您看着风采更盛了。咱们都是实在亲戚,不说那些客套话!我没读过多少书,最仰慕你们读书人,今儿特意带了一坛子好酒过来,晚上咱们不醉不归!”

  秦玉炔是个性子疏朗之人,这几年专门给秦先生跑腿,整天与外头人打交道,并没有多少身份门第之见,见黄茂林说话豪爽,也哈哈笑了,“我酒量不好,黄掌柜可要让着我些!”

  明朗笑着把师兄和姐夫迎进了堂屋,叶氏和梅香从厨房里出来了,秦家姑嫂先给叶氏行礼问好,再与梅香相互见礼。

  梅香拉着玉茗的手,“几年不见,妹妹长高了,也越发好看了!”

  玉茗笑着回答梅香,“姐姐才好看呢!”

  小柱抱着慧哥儿站在一边,玉茗看见慧哥儿,忙从荷包里掏出一个梅花样子的小银锭塞到慧哥儿手里,“这是慧哥儿吧,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,这朵小梅花给你拿去玩!”

  玉茗来之前就问过明朗,晚上会有哪些人,明朗只说有姐姐一家三口和姐夫的徒弟,其余并无旁人。

  玉茗是个细心人,就给慧哥儿准备了这个小巧的小银锭。那小银锭小的很,估计也就值个半两银子,好在是花样好看。

  梅香忙谢过玉茗,“妹妹还没吃过我们一口茶,我们倒先偏了妹妹这样好的见面礼。”

  堂屋里,八仙桌已经摆好了。明朗把秦玉炔和黄茂林请到了东面坐上席,他自己带着明盛坐在北面,梅香抱着慧哥儿与秦大奶奶坐在西面,叶氏带着玉茗坐在南面,旁边加了个高凳子,让兰香坐在一边。小柱、麦芽和秦家丫头没有上桌,叶氏在厨房给他们留了饭菜。

  叶氏买了一坛子酒,黄茂林来的时候,把自己从县城带回来的一小坛好酒也带了过来,叶氏家里还有米酒。

  明盛起身,给秦玉炔、黄茂林和明朗各倒了一盅酒,又给众女眷们一人倒了一小碗米酒。

  秦玉炔起身,先向叶氏敬酒,感谢叶氏辛苦准备的酒菜。

  秦家是女方家,却这样客气,叶氏忙说了一堆谦虚话。但她是个妇人,不好和秦玉炔说太多。

  韩敬平不在了,黄茂林这些年在韩家对弟弟妹妹们来说,如兄如父。他忙向秦玉炔敬酒,表达一下男方的感激,将姿态摆低一些,显示出娶亲的诚意。

  有黄茂林和秦玉炔客套,叶氏不再说话,明朗即将要做新郎,也不好开口。

  说着说着场面就热闹了起来,秦玉炔这几年和外头人打交道,十八般本领样样都会,与黄茂林划起拳来,哪里还看得出他是个秀才郎!若不看他的相貌和穿着,只看他划拳的气势,就跟那街头糙汉子似的。

  上席上两个人喝的热闹,梅香也陪着秦大奶奶说话,叶氏照顾玉茗和兰香。

  秦大奶奶生养过两个孩子,与梅香说起养儿经来,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

  一顿酒席,宾主尽欢。

  自那以后,梅香每天下午都会回娘家帮忙。叶氏和梅香操持家里的事情,外头定花轿和吹鼓手的事情,叶氏都交给了黄茂林。

  一日,梅香与黄茂林吃过了午饭,把小柱留在家里照看豆腐摊,夫妻二人抱着慧哥儿一起去韩家。

  才刚出家门没多远,忽然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。

  你道是谁,正是已经从韩家学堂退学了的王存周。王存周刚从县城里回来,也没想到会遇到黄茂林夫妇。

  双方都愣了一下,王存周看见慧哥儿,再见梅香一身红裙,头戴金簪,虽生过了孩子,容貌却越发俏丽。

  他的心中又涌起了一些酸涩,但为了撑住场面,他主动向黄茂林夫妇拱手,“梅香妹妹,妹夫好!”

  黄茂林也拱手,“王家二哥回来了!这是要往哪里去?”

  王存周笑了笑,“我只是路过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  黄茂林眯着眼睛对他笑,“明朗要娶亲了,我们去给岳母帮忙!”

  王存周沉默了一下,半晌之后嗯了一声,“那你们去忙吧,我先回家去了!”

  双方别过,整个过程中,梅香一句话没说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卖油娘与豆腐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终极领域只为原作者青云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上并收藏卖油娘与豆腐郎最新章节